<address id="h9d93"></address>

          <form id="h9d93"><nobr id="h9d93"><progress id="h9d93"></progress></nobr></form>

                搜索 解放軍報

                自衛槍支:飛行員的“貼身佩劍”有什么特別要求?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史 飛責任編輯:劉秋麗
                2021-10-22 06:59

                PPK-20沖鋒槍。資料圖片

                列別杰夫模塊化手槍。資料圖片

                據俄媒報道,俄國防部決定,著手為本國戰機飛行員配備PPK-20沖鋒槍和緊湊型列別杰夫模塊化手槍等輕武器,并稱此番調整,將有助于增強飛行員野外生存能力及遂行飛行任務的信心。

                長期以來,世界各國都有為空軍飛行員配槍的傳統。這一做法可以使飛行員在所駕戰機被擊落或失事后,仍保持一定野外生存和自衛能力。

                作為空中作戰力量最活躍和關鍵的組成部分,無論哪國的空軍飛行員,其培養都相當不容易,需要付出大量經濟成本與時間成本。因此,最大限度地保證空軍飛行員的安全,成為各國一直關注并努力加以解決的課題。為飛行員配備可隨身攜帶的槍支,就是解決方案之一。

                飛行員所配槍支有什么特別要求?它們的更新迭代有什么規律?未來會朝哪些方向發展?請看解讀。

                自衛槍支:飛行員的“貼身佩劍”

                ■史 飛

                為飛行員配槍共識未變,但所配槍支用途有所改變

                為飛行員配槍,這種做法由來已久。

                起初,飛行員所配槍支并非現在這樣是在飛行員逃離遭遇故障或被損毀戰機后落地時才使用,而是作為空中對戰的武器之一,直接在空中射擊對方。

                當時,專業化的機載航空武器裝備還沒有研發。一些像手榴彈、手擲炸彈這樣的彈藥便被搬上了飛機,用來攻擊地面目標。面對敵方幾乎為同等水平的飛機威脅,手槍、步槍以及一些輕機槍,被搬上了飛機,成為較早的“空戰”武器。

                雖然這類“空戰”武器的效用不太明顯,但這一點并沒阻擋住當時各國為飛行員配槍做法的延續。

                如今,為飛行員配槍已成為各國共識。但配槍用途已隨著武器裝備的發展和作戰需求的不同發生了變化。飛行員所配槍支的功能定位早已從直接用于空戰轉變為飛行員迫降、墜機、跳傘之后的自衛。不僅如此,部分國家的飛行員配槍已從以前服務于“生存”向當前突出“生存+戰斗”功能演變。

                手槍是世界各國空軍飛行員配槍中的“常青樹”。它短小精悍、便攜易用。第一次世界大戰和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曾經出現過“用手槍進行空戰”的戰例。此后,手槍一直是各國空軍飛行員配槍的首選武器,尤其對駕駛艙空間較為狹小的殲擊機來說,手槍一度成為飛行員的不二選擇。不過,此后手槍作為飛行員配槍,已經更多地用于飛行員落地后自衛。

                對駕駛艙空間相對較大的運輸機、轟炸機來說,飛行員有條件選擇一些槍身較短的步槍和沖鋒槍作為配槍。和手槍相比,沖鋒槍等武器更有利于跳傘的飛行員在陌生野外環境中生存。

                歷史上,一些國家的空軍飛行員配備的步槍,曾被要求采用兩根槍管的設計,一根槍管用來發射步槍彈,另一根槍管用來發射霰彈。為保證飛行員安全,德國甚至為飛行員配備過M30三管救生槍,其中就包括兩根可發射霰彈和獨頭彈的槍管。

                顯然,選擇這類槍械作為配槍有利于飛行員生存——在落地后能有效地驅趕野獸、打獵充饑,維持一段時間的生存需要。

                如今,一些國家為飛行員選擇新配槍時開始將戰斗功能納入視野。這一方面是因為在戰爭中,出現了被俘飛行員遭到敵方虐殺的新情況,更多飛行員開始考慮一旦“落難”將選擇頑強抵抗和伺機待援的方式;另一方面,則是因為以前僅能提供“生存”類功能的配槍,已無法滿足當前飛行員的一些自衛防身需求,迫切需要在槍彈威力方面有所提升;再一個方面,是因為隨著直升機大量使用,飛行員需要更多地直面地面火力威脅。一旦直升機被擊落,飛行員即便幸存,也需在營救力量抵達前,盡可能地進行自衛戰斗,從而為獲救贏得寶貴時間。

                緊湊、易控、實用,是飛行員配槍的共同特征

                從當前各國空軍飛行員所配槍支狀況來看,槍支要最終成為飛行員配槍,一般需要具備緊湊、易控、實用等特征。

                能夠提供相當火力,威力有所提升。和以前飛行員所配手槍相比,如今各國飛行員所配手槍無論是從初速、射程、精度還是火力強度、殺傷效果上都今非昔比。

                在駕駛艙空間相對較大或救生套件與槍支契合度較高的情況下,沖鋒槍和突擊步槍開始更多地進入戰機座艙。各國飛行員配槍已經呈現出槍體由短漸長、火力由弱向強發展的趨勢。

                其實,這種趨勢在很早以前就已露出端倪。美軍飛行員在二戰時就配發了M1911沖鋒手槍。該槍的顯著特點是大口徑加高射速,在較近距離有著較強殺傷力。

                1993年,美軍兩架黑鷹直升機在索馬里被擊落。這次戰斗表明,MP5型沖鋒槍作為其直升機飛行員的自衛武器實際上已力不從心。這最終導致美飛行員的配槍改變為對防彈護具更有威脅性的M4A1卡賓槍。

                GAU-5A生存步槍。資料圖片

                美空軍目前列裝的GAU-5A生存步槍射程超過200米。它可與4個彈匣一起塞進救生包,隨彈射座椅一起彈射,還取消了全自動射擊功能,以降低對子彈的消耗速度。

                在提升飛行員配槍火力與威力方面,俄羅斯與美國有一定相似性。

                斯捷奇金APS沖鋒手槍。資料圖片

                2015年,土耳其在土敘邊境地區擊落一架俄羅斯蘇-24戰機、導致一名飛行員身亡后,斯捷奇金APS沖鋒手槍就成了俄羅斯飛行員的標配。該型沖鋒手槍不僅射速高達600發/分鐘,且飛行員可一次性攜帶5個彈匣、100發子彈,擁有較強的火力持續性。

                PP-2000沖鋒槍。資料圖片

                2019年,有關媒體披露,俄羅斯擬為本國飛行員配備PP-2000沖鋒槍。該型沖鋒槍威力更大,可發射9×19毫米子彈以及兩種高壓子彈,使用高壓子彈時可擊穿輕型防彈衣。

                近期亮相的PPK-20沖鋒槍射速達到每分鐘800發,有助于落入敵方區域的俄軍飛行員更好地擺脫敵方武裝人員圍追堵截。

                其他國家也很注重增強飛行員的自衛火力。荷蘭空軍用MP9沖鋒槍代替原先的格洛克手槍;英國則為其直升機飛行員配備了L85突擊步槍等,都體現著這一點。

                結構緊湊體積小,能很好地契合座艙環境。結構緊湊、體積小、重量較輕一直是飛行員對所配槍支的基本要求。這一要求源于戰機相對狹窄的座艙空間和有限載重。只有如此,配槍才能被戰機接納并塞進尺寸有限的彈射救生包里。

                可伸縮槍托、可折疊握把、可拆裝槍管等設計,近年來被廣泛應用在一些新研制的飛行員配槍中。

                俄羅斯的PP-2000沖鋒槍僅重1.4千克,折疊槍托后槍長只有300多毫米,適合放置在戰機應急包中。與先前體積較大的AKS-74U短突擊步槍相比,PP-2000沖鋒槍兼顧了火力和便攜性的雙重要求。PPK-20沖鋒槍連同裝滿30發子彈的彈匣一起,其重量也不過3千克。

                美國的GAU-5A救生步槍槍托以及小握把等處可伸縮折疊,槍管組件可快速拆解,平時分開儲存,使用時則快速組裝。該型槍在完全折疊之后,可放入一個體積較小的救生包中。

                實用且易于操控,能使飛行員快速進入戰斗狀態。危急關頭,飛行員有時需要在離機的第一時間就展開自衛,這就需要一件稱手武器,讓其能快速進入并保持良好戰斗狀態。

                當前的飛行員自衛槍支通常會在兩個方面增強槍支的易操控性。其一,是使槍支由分解狀態到完成組裝并射擊的過程變得更加簡便、迅速。例如一些國家的飛行員救生步槍帶有快速鎖定系統,槍管能迅速完成安裝或拆解,在較短時間內就能組裝調試完畢并進行射擊。

                其二,運用人體工程學原理使槍支的操作更加順手。PPK-20沖鋒槍的設計充分體現出這一點。經改進的側折式槍托,使飛行員可以單手持槍;槍托長度可以調節,有6個檔位可選,飛行員可以選擇最合適的抵肩姿勢來執行不同任務;槍身兩側的保險開關,無論飛行員習慣用右手還是左手,操作起來都很方便。

                “多元”“規范”“可擴展”,新配槍方式部分昭示著發展趨勢

                在世界各國普遍重視下,飛行員配槍性能在不斷提升??偟膩碚f,飛行員配槍今后的發展正呈現出以下趨勢:

                一是長短搭配,力求優勢互補。從美俄等國飛行員配槍的發展來看,當前飛行員所配槍支已呈現出長短搭配、優勢互補、整體升級的趨勢。美國2019年開始著手為飛行員配發可隨身攜帶的M18緊湊型手槍,取代M9手槍,與此同時,飛行員的救生包內還配有GAU-5A救生步槍,飛行員將同時擁有長、短兩種自衛槍支。俄羅斯也開始啟用性能更好的PPK-20沖鋒槍和列別杰夫模塊化手槍,分別取代原先的步槍或沖鋒槍以及馬卡洛夫手槍。飛行員配槍類型趨向多樣化,也許將成為今后各國飛行員配槍的新模式。

                馬卡洛夫PM手槍。資料圖片

                二是統一標準,提升適用范圍。隨著各國飛行員配槍實踐的增多以及現實需求的拉動,尤其是對以往教訓的汲取,當前越來越多的國家正努力對飛行員配槍進行統一規范,以從根本上解決以往配槍火力不足、種類較雜、適用范圍較窄等問題。在這方面,美空軍起步較早。20世紀80年代,美國為飛行員統一配備的是M9手槍。然而,飛行員對該槍的評價不高。2018年, GAU-5A生存步槍列裝后,這種局面才得以扭轉。原因之一,就是GAU-5A生存步槍體現出較強的適用性,成為多種機型飛行員的配槍。盡管如此,該型生存步槍還是沒能覆蓋美軍所有機型的飛行員。但它多少體現出一個趨勢,那就是:今后各國飛行員的配槍,標準化程度將越來越高。

                GAU-5A生存步槍。資料圖片

                三是不斷優化,持續拓展功能。一方面,考慮到經濟成本、研發效率等因素,飛行員新型配槍很多源于對老一代配槍優點的繼承與優化。例如,GAU-5A部分繼承了M4的槍身和可伸縮槍托設計,PPK-20沖鋒槍以AK突擊步槍為基礎研制而成。這預示著今后飛行員配槍的發展,大概率會繼續沿著這條路走下去。另一方面,隨著作戰理念的變化和營救手段的增多,飛行員配槍已呈現出突出作戰功能的趨勢。飛行員能否在絕境中逢生,在相當程度上取決于能否在一定時段憑借手中的武器保持足夠的戰斗力。隨著相關需求的增多,今后飛行員配槍將會更加注重可擴展性。當下出現的幾款飛行員新配槍都預留了導軌,以便加裝激光指示器、紅點瞄準鏡等配件。

                供圖:李 想

                ?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免费午夜无码片在线观看影院

                  <address id="h9d93"></address>

                        <form id="h9d93"><nobr id="h9d93"><progress id="h9d93"></progress></nobr></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