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h9d93"></address>

          <form id="h9d93"><nobr id="h9d93"><progress id="h9d93"></progress></nobr></form>

                搜索 解放軍報

                海軍研究院某研究所:“新官理舊賬”清理長期滯后項目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王社興 胡丹青 任天然責任編輯:劉秋麗
                2021-10-28 06:20

                百日會戰啃下硬骨頭

                ■解放軍報記者 王社興 特約記者 胡丹青 通訊員 任天然

                11份紅頭文件擺在會議桌上,沖擊力很強。

                和上級下發的紅頭文件不同,這11份紅頭文件來自海軍研究院某研究所本級,每份紅頭文件對應著一個長期滯后項目的結題。

                “百日會戰”結束,該所召開黨委常委擴大會議,黨委一班人對著這些紅頭文件頗為感慨。最難啃的硬骨頭——長期難以推進的11個歷史遺留項目全部結題,他們做到了。

                2019年國慶節后,該所迎來了盤點收獲的又一個秋天。當時,研究所正值轉型期,工作推進面臨許多新的挑戰。挑戰之一,就是有長期以來未能結題的“歷史欠賬”壓在大家胸口上。

                在黨委督辦下,機關對這些項目進行了梳理。不梳理不知道,一梳理嚇一跳:有的項目因上級主管部門調整沒了“婆家”,有的項目原研發要求因時過境遷已不合時宜,有的項目負責人已經退役,有的甚至成了無人問津的“僵尸項目”……

                因為這些積重難返的“歷史欠賬”,該研究所在海軍黨委巡視中被點了名,“已影響到所里的軍心士氣”。

                黨委正副書記一合計,組織“百日會戰”,盡快清理長期滯后項目的提議上了黨委常委會。

                兩人心里很明白——只有盡快銷掉這些“舊賬”,干部職工才能輕裝上陣,高標準完成接踵而來的更多重大任務。

                對于這一提議,所里有的人直言“是不是倉促了點”。當時,研究所剛經歷過軍隊體制編制調整改革,留下來的干部也存在定崗落編的問題。全力抗擊新冠疫情背景下,全所官兵剛結束長期居家辦公回到所里。這種情況下,要求在一百天內理清歷屆黨委班子都未能解決的舊賬,有人認為幾乎不可能。

                更何況,面對這些“剪不斷、理還亂”的歷史欠賬,很多同志心里還有“疙瘩”——以前的欠賬,憑什么讓我們還?也有人擔心:“到期完不成任務,黨委決策威信會受到影響?!?/p>

                “守攤子人人都會,關鍵時刻迎難而上、有所作為則體現著擔當?!彼h委一面統一大家思想,一面組織專家對“百日會戰”可行性進行論證。最后,所黨委拍板:時間不變,打一場清理歷史遺留項目的殲滅戰。

                為體現所黨委決心,所有滯后項目按完成難易程度排序掛紅、黃牌。黨委常委帶頭認領最難的紅牌項目。

                黨委全程督辦、分工包干負責、設定“后墻”時限、周例會報告……對強力推進情況下進度依舊較慢的項目,專題召開黨委常委會進行研究,在理思路、出點子、教方法的同時,不斷傳導壓力。

                一系列操作下來,一個個看似無法打破的關節點被打通,一個個以前看似難以逾越的難關被攻克。

                對壓茬推進取得的理舊賬成果,該研究所及時用下發紅頭文件的方式進行確認,鼓足大家決戰決勝的干勁。

                “百日會戰”限定時間的最后一天下午,由所領導掛牌的最難項目中的一個通過上級評審結題。得知消息后,黨委成員們長出一口氣:清理長期滯后項目這項工作,我們完成了!

                新官理舊賬

                ——來自海軍研究院某研究所的新聞觀察

                ■解放軍報記者 王社興 特約記者 胡丹青 通訊員 任天然 毛程程

                該研究所負責的某碼頭四腳錐體消浪結構工程施工現場一角。

                新官為何不愿理舊賬

                “火焰山”與“雷池”交錯,考驗著黨委班子的擔當、智慧與毅力

                在海軍研究院某研究所黨委常委會議決議中有一句話令記者印象深刻:“甩掉沉重的歷史包袱,轉型才能轉得快、轉得好、轉得徹底?!?/p>

                盡管該所黨委已經下定理舊賬的決心,在接下來的工作中,面對接踵而來的一個個硬骨頭,大家還是覺得有點“準備不足”。

                老干部移交、“十三五”規劃項目的攻堅、長期滯后項目清理、干部住房墊支款追繳、網信體系建設……無論具體到哪一項工作,都是一場硬仗。

                “舊賬”雖然不是“爛賬”,但要理出個是非曲直,難!當初,一聽說要理“舊賬”,大家為新黨委班子捏了一把汗:那么久都沒能解決,推進難度可想而知!

                現在,全所官兵心境已發生變化,高興之余對黨委班子豎起了大拇指——不長時間內,給久懸未決的舊賬一一畫上句號,了不起!面對稱贊,黨委一班人很清醒:我們是新班子,官兵越是信任,黨委越要擔當。

                對“新官”的概念,該所黨委有自己的理解。在他們看來,新官的“新”,更多體現在大家剛經歷過軍隊體制編制調整改革,思維理念、認知水平有新提升上。從源頭上講,這種“新”,是黨的最新理論成果武裝后的“新”,是新時代賦予的“新”。

                那次,海軍研究院部署老干部移交工作,任務受領回來后,不少人皺起了眉。老干部移交,在別的單位也許不是什么大事,但對這個50年代初就成立的研究所來說,情況復雜程度難以想象——待移交的老干部人數多、患大病的人數多;老干部的平均年齡大、亟待組織解決的問題多且復雜。

                “以前一直沒太較真的事,現在突然較真,這不是把咱架在火上烤嗎?”“八九十歲的老人一激動,血壓高了,心臟病犯了,出了意外,咱就成了罪人?!边@是一種觀點。

                “以前新官很少有揪著舊賬不放的,咱這么干值得嗎?”這是另一種觀點。

                從黨委“要理”舊賬到大家“愿理”舊賬之間,還差著觀念的轉變。新黨委班子決定先解決大家的思想問題。

                以前,大家為什么不愿意理舊賬?所黨委組織班子成員深入討論,新官不愿理舊賬的原因清單被拉了出來——

                一是有的人認為理舊賬對自己不公平,應該是誰的單誰買,誰的責任誰負;二是怕理舊賬得罪人,有翻前任老底的嫌疑,吃力不討好;三是擔心頭緒雜亂、手續煩瑣、工作量大,影響當下工作;四是有些舊賬直接關系到個人切身利益,理舊賬相當于“剁自己指頭”;五是擔心問題過于敏感,處理時存在較大風險;六是思維上有慣性,認為按以前的路走不會出大問題,“拖一拖”未嘗不是解決問題的一種辦法;七是認為上級可能更看重“向前奔”而非“朝后看”的成績……

                這些原因背后的深層次原因是什么?該所黨委趁熱打鐵,引導官兵自我反?。涸诶砼f賬這件事上,所持態度是出于“私心”還是出于“公心”,有沒有站在新時代新使命任務的高度去考慮。

                在此基礎上,所黨委著力統一大家思想:過去歷屆黨委班子,所做決策都有當時的歷史背景,目的大都是為了單位向上向好發展。不過,如今時過境遷,要求發生了變化,其中一些成了遺留問題。從難度上講,理清這些舊賬,不亞于“過火焰山”“闖地雷陣”,但只有徹底理清舊賬,才能為今后建設發展卸下包袱,確保全所上下心無旁騖地投入今后的重大建設之中。因此,它也最考驗黨委班子的擔當、智慧與毅力。

                思想上的發動,為解決歷史遺留問題奠定了基礎。在理舊賬上,“火焰山再高都得過”,漸漸從黨委一班人的理念變成了大家的共識。

                科技干部現場解決難題。

                新官怎么理舊賬

                講原則,也要講感情,捧出一顆真心就能換來一片真心

                如今,談到“新官”對理舊賬的態度,該研究所現防護室副主任、原科研處助理萬宇婷用4個字來概括:斬釘截鐵。

                翻開該所的黨委會記錄本,記者注意到研究理舊賬工作的一些措辭——“要從講政治的高度看待這個問題”“作為重大政治任務,這考驗著大家的態度、能力和基本站位點”……處處印證著萬宇婷所說的 “斬釘截鐵”。

                措辭之所以這么重,該所黨委書記吳超說:“就是要向大家表明一點,在理舊賬這事上,上級有明確要求,沒有折扣可打,也無路可退?!?/p>

                有一次,所里剛部署完干部住房墊支款追繳工作,一個室領導就試探性地問所領導:“如果盡力抓落實,還是沒有如期完成任務,怎么辦?”這名所領導的回答毫不含糊:“不但要依紀依規追責問責,還要限期完成?!边@個室領導脫口而出:“問了幾位所領導,你們說得都一樣!”“因為,這是原則問題?!边@名所領導回答。

                如今,回過頭再看,“講原則”貫穿了該所新官理舊賬的全過程。

                一直負責老干部移交工作的職工林華還記得那次座談。第二天就是上級規定的最后期限,還有6名老干部不愿簽字辦移交。黨委領導了解情況后,只說了句:“明天把他們請到會議室來?!?/p>

                林華還記得,那天是11月25日。5名老干部8:45到達時,所里兩位主官和機關各部門負責人已進了會議室。座談一直持續到中午。會議室門開時,5名老干部已答應簽字。

                后來,其他人才知道座談的詳情——耐心地聽完這幾位老干部在醫療保障、車輛使用、待遇落實方面的訴求后,兩位主官和相關部門負責人一一給予細致解答。林華這才知道機關提前做了很多功課。

                還有一名老干部心結解不開,打電話、登門做工作已有十多次,仍不同意移交,怎么辦?為此,常委們專門開會研究,形成決議:“必須按照上級要求如期完成任務。對剩下的這名老干部,為他申請組織移交?!?/p>

                “過了窗口期,該關門就得關門,該用的令箭還得用?!边@些話傳到最后那名老干部耳朵里,第二天,他就打來電話同意簽字辦移交。

                難題得到解決,林華當然高興。讓她更高興的是,其他更多老干部的移交,是用黨委確定的暖心方式解決的。

                從老干部移交工作開始那天起,該所黨委就再三強調:相關規定條文不會說話,但人有感情、會說話。做工作不是去念條文,要用真情焐暖老干部的心。

                上門做工作的干部謹記這一要求,聽得進牢騷,耐得住訴苦?!袄细刹繉θ嗣窈\姮F代化都有貢獻。沒有他們就沒有我們的今天”“我們也有退休的那一天,不妨換位思考一下”“態度決定一切”……這些話,黨委領導大會講、小會說,不知道強調了多少遍。

                “要講感情,要做功課?!秉h委這樣要求,黨委成員也帶頭這樣做。

                “我們都要移交了,領導也不來看看我們?!甭犅勔幻细刹康囊蠛?,所黨委立即決定第二天由黨委書記、副書記分頭帶隊,挨家登門走訪待移交老干部。

                看到所領導上門,那名老干部又為自己的要求覺得不安。所領導握著老人的手說:“不是您老要求高了,是我們來晚了。該道歉的是我們?!?/p>

                “捧出一顆真心就能換來一片真心?!闭喂ぷ魈幹魅瓮踝谄孢€記得那次所領導的登門走訪。一進門,茶幾上整整齊齊擺著4張年代久遠的立功喜報和獎狀——老人還參加過西北的核爆試驗。老人的妻子也是所里的退休干部,上海人。參加那次任務有哪些人,當時政審有多嚴格……老人的妻子邊回憶邊講。

                她講完這些后,所領導眼眶濕潤,動情地對老人說:“你們奠定了所里的技術基礎,是當之無愧的‘藍圖精神’第一代踐行者。這一點,所有人都不會忘記。咱們軍史長廊里第一張照片反映的就是當時核爆試驗的場景……”

                自始至終,他們沒有提一句移交的話。后來,老人的妻子自己開了口:“聽你們這么講,俺和老伴也很高興。不用麻煩組織了,我們辦移交?!?/p>

                王宗奇說:“這兩位老干部可能不知道,在回來的路上,幾位領導一直在商量,在黨委職責范圍內,還能給兩位老人哪些照顧?!?/p>

                決不能一邊理舊賬一邊欠新賬

                “時間再緊也不能違反規定,埋下新的隱患”

                “不能邊理舊賬邊欠新賬?!睂@句話,該研究所黨委一班人認識統一:一是不能在理舊賬過程中因理得不徹底出現后遺癥,二是不能因理舊賬耽誤其他工作正常開展。該研究所一名副所長告訴記者:“大家認識上的一致,來自新黨委班子相關理念的延伸?!?/p>

                在啟動“百日會戰”的那次黨委常委會上,經歷了老干部移交工作“大考”的黨委領導再次強調了對理舊賬工作的定位:最大限度地解決掉現有政策明確不支持的問題,不給下一屆黨委留欠賬。很多時候,一再強調往往是因為確實存在不可預知的風險與隱患。在當時的黨委常委們看來,“百日會戰”就存在很大風險。

                百日之內,重新為歷史遺留項目找到“婆家”,按程序完成報批手續,協調廠家生產出相關設備,按任務書要求赴試驗地安裝并完成數據采集……哪一個環節出現問題,都可能導致“會戰”失利。而當時,一系列新體制、新規定、新標準開始實施,所有的工作必須“與這些新尺子對表”。一旦有出入,就可能違規。

                所長王全勝掛牌督辦某駐島項目,多管齊下抓推進,馬不停蹄抓落實,樣機終于上了海島。但在試驗用房改造經費來源與選用施工單位合規性方面,項目負責人犯了難。

                “時間再緊也不能違反規定,埋下新的隱患!”在所黨委重視下,科研處調集精兵強將,連夜從新出臺的規定中找到了依據。

                如果說這個項目只是在快結束時才遇到合規性問題的話,那么,該所的網信體系建設一開始就面臨這一問題。

                網信體系建設對研究所的轉型與發展重要性不言而喻。長期以來,這方面的工作進度一直較慢。所里計劃投入的一筆經費,卻因“上交家底費”的新要求,成了大家議論的焦點。要理好這筆舊賬,黨委班子必須先面對一個關鍵選擇——上交家底費時,這筆計劃投入的經費能不能留用?

                “上交家底費是政治問題,絕不能在這方面打擦邊球!”“為了所里今后的發展,這個責任值得所黨委來負!”一番研究討論,所黨委拍板:項目要搞,但經費使用必須合規。

                會后,所里就此項目的經費使用問題專門上件請示,該走的程序一步不少,不在任何細節上打擦邊球。經上級黨委研究,該所上報的留用計劃順利通過。

                網信體系第一期工程開建前,所黨委明確提出要求:每筆開支都要清清楚楚,定期邀請上級審計機關來審計。很快,一個安全級別頗高的數字化辦公平臺搭建完成并投入運行。

                “不給后任留欠賬”,這一理念體現在該所黨委的所有決策中。去年,該所不僅完成了“百日會戰”,還同時整體推進完成了36項正常年度工作。

                理就理到底,抓就抓到位,不讓舊賬留“尾巴”。這一觀念同樣體現在追繳單位為干部墊支住房款工作中。有一名干部很早就調往外單位,之后其工作單位又數次發生變化。所里派人與其溝通,先后與他所在的兩個單位取得聯系,落實追繳工作,最終使這筆“欠賬”有了著落。

                該研究所另一名副所長告訴記者:“能做到這一點,離不開黨委的主動擔當作為,離不開黨委處理棘手問題時的統籌、督導、服務作用?!辈稍L結束時,他告訴記者,如今研究所已基本甩掉了舊賬的歷史包袱,全所上下開始全身心地投入現階段的重大科研與設計工作中。

                (金 野、毛程程攝)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免费午夜无码片在线观看影院

                  <address id="h9d93"></address>

                        <form id="h9d93"><nobr id="h9d93"><progress id="h9d93"></progress></nobr></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