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h9d93"></address>

          <form id="h9d93"><nobr id="h9d93"><progress id="h9d93"></progress></nobr></form>

                搜索 解放軍報

                一把被鮮血染紅木柄的大錘和它的主人“雪山鐵人”朱明倉的故事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張博仁責任編輯:杜汶紋
                2021-10-29 00:24

                “雪山鐵人”朱明倉的故事——

                不懼風雪意志堅

                ■講述人 某大隊“風雪高原工程兵好十連”連長 張博仁

                在我們“風雪高原工程兵好十連”的榮譽室里,有一把被鮮血染紅木柄的大錘。它是當年英雄前輩們戰天斗地、建功雪原的見證,被一代代“好十連”官兵當作珍寶傳承至今。我是“好十連”第34任連長張博仁。今天我將同新戰友分享這柄大錘和它的主人“雪山鐵人”朱明倉的故事。

                1965年隆冬,海北草原天寒地凍,群山白雪皚皚,部隊已不適宜開展野外作業。奮戰了一年的官兵回到營房,準備進入休整期。就在此時,連隊突然接到上級命令:火速開赴團寶山,在兩個月內,完成山頂工事的修筑任務。

                團寶山,海拔4500多米,年平均氣溫低于零下35攝氏度,終年被白雪覆蓋。因為曾在山上發現很多白骨,故當地人又稱它“白骨山”?!鞍坠巧?,鬼門關,多少行人留上邊?!痹谶@樣冰凍如鐵、積雪難融的高山上施工,困難何其大?但官兵沒有畏懼,而是以“戰天斗地其樂無窮”的氣概,敢于啃“硬骨頭”、打硬仗,紛紛寫血書請戰,喊出“石堅沒有意志堅,鐵山也要劈兩半”的戰斗口號。

                山上地質結構特殊,一層凍土一層稀泥,約40厘米凍土下面就有30厘米稀泥,如此循環往復。根據施工要求,官兵需要用鐵錘、鋼釬一寸寸打出炮眼到2米深,才能裝填炸藥進行爆破,再用石塊進行填充堆砌,封實平整。由于物資運送困難,大家便就地取材,到山上背回石塊進行填充。1排2班班長朱明倉,專挑50多公斤重的大石頭背。施工沒幾天,他的手上和肩上就被磨得全是血泡。

                掄大錘、打炮眼可以說是當時施工中最苦、最累的活:12磅重的大鐵錘,掄起來猛擊下去,震得人胳膊酸痛,虎口都可能震裂出血口子。作為班長,朱明倉總是“占”著大錘不撒手,經常從戰友手中搶過大錘。有時怕第二天搶不到大錘,晚上他就摟著鐵錘睡覺。

                在一次施工作業中,朱明倉掄著大錘打炮眼,一干就是幾小時。炮眼里不斷滲出雪水和冰塊。為了避免炸藥被浸濕出現事故,他就跪在地上用手從炮眼里把冰碴一點一點掏干凈,結果雙手被刺骨的冰水凍得紅腫潰爛。排長胡崇舜命令他下來休息,可他堅持不離工地。

                晚上,朱明倉手上的傷口一經火烤變得更嚴重了。但第二天,他還是像往常一樣,繼續掄起大錘打眼。手上的傷口被震裂了,流出的鮮血染紅了錘頭木柄。連長王松海強行讓他下工地休息,命令炊事班長看著他。

                坐在帳篷里,聽著工地上此起彼伏的號子聲,朱明倉心里很著急。急中生智,他取出針線,忍著疼痛一針針把傷口縫好,并涂上厚厚的凡士林,對炊事班長說了句“傷口好了,我要上工地”,便一溜煙跑到工地上,一聲不響地又干了起來。朱明倉“雪山鐵人”的名號由此傳開。

                為了提前完成任務,官兵晝夜輪流作業,連續進行突擊。最終官兵僅用42天就保質保量完成施工任務,比任務要求時間縮短了半個多月。后來,中央軍委授予連隊“風雪高原工程兵好十連”榮譽稱號,朱明倉也成為工程兵部隊的驕傲。

                經過歲月洗禮,“好十連”榮譽室里的一面面榮譽旗幟、一張張泛黃舊照、一件件傳家珍寶鑄就了官兵的精神高地。在英雄精神指引下,官兵忠誠奉獻、堅守高原、甘守艱苦、嚴守鐵紀,圓滿完成多項任務。

                (推薦整理:張修山)

                ?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免费午夜无码片在线观看影院

                  <address id="h9d93"></address>

                        <form id="h9d93"><nobr id="h9d93"><progress id="h9d93"></progress></nobr></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