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h9d93"></address>

          <form id="h9d93"><nobr id="h9d93"><progress id="h9d93"></progress></nobr></form>

                搜索 解放軍報

                陳毅安:無字家書訴忠誠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田方文 趙宏畚責任編輯:李佳琦
                2021-10-27 08:10

                無字家書訴忠誠

                ■田方文 趙宏畚

                1923年,陳毅安和李志強在湖南求學時的合影。

                他在戎馬倥傯歲月,先后給愛人留下54封家書,用率真、溫馨表達牽掛,訴說相思,而最后一封家書——第55封家書,卻只是兩張不見片言的白紙。這封“無字書”的主人,就是烈士陳毅安。

                陳毅安,1905年生,湖南湘陰人,黃埔軍校第四期畢業生,曾參加湘贛邊界秋收起義,歷任工農革命軍第一師一團連長、營長。1930年6月,他擔任紅三軍團第八軍第一縱隊司令員,在長沙戰役中任前敵總指揮。8月7日凌晨,他在戰斗中壯烈犧牲,時年25歲。

                陳毅安驍勇善戰,也情深義重。1923年暑假,正在湖南省甲種工業學校讀書的陳毅安,在拜訪他的語文老師鄒老先生時,遇到了師母的外甥女——18歲的李志強。其時,李志強還在湖南省稻田女子師范讀書。初次見面,兩人就對彼此情有獨鐘。當年八月中秋,由師母做媒,陳毅安與李志強訂下了終身。

                此后不久,陳毅安決意投身革命。他在1924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25年考入黃埔軍校學習。在分別的日子里,書信成為陳毅安與李志強之間的愛情紐帶。深愛著陳毅安的李志強,舍不得他流血犧牲,希望他畢業后當教員,不要上前線打仗。陳毅安總是耐心地開導她,并在信中寫道:“我上次同你說的,愛情固然要好,但不要成為癡情。換句話說,不要犧牲一切來專講愛情。如果人人不去流血犧牲,那中國就無藥可救了?!?/p>

                在緊張的戰地生活中,陳毅安也不忘同戀人分享自己的快樂,傾訴自己的相思。上井岡山后,他曾給李志強寫過4封信,其中一封這樣寫道:“我天天跑路,錢也沒得用,衣也沒得穿,但是心情非常的愉快,較之從前過優越生活時代好多了,因為是自由的,絕不受任何人的壓迫。但最憂悶、最掛心、最不安心的,就是不能單獨同你坐在一起,而且信都很難同你通了。這是何等的痛苦??!”

                1929年,陳毅安在井岡山戰斗中腳部受傷,秘密回到湖南老家養傷,并與李志強完婚。1930年6月,陳毅安應彭德懷之邀,告別母親和新婚有孕的妻子,重返部隊,擔任長沙戰役前敵總指揮。8月7日凌晨,他在掩護軍團總部撤退時,遭敵機槍掃射,腰部中彈,不幸壯烈犧牲。

                1931年3月,李志強終于再次接到陳毅安的來信。信封上那熟悉的字體,讓她欣喜若狂。但當她把信封拆開,瞬間五臟俱焚。信封里只有兩張空白的信紙。這是陳毅安在參加大革命時與她的約定:如果他犧牲了,就會托人捎回一封無字家書。當年,陳毅安說這番話的時候,李志強一邊捂他的嘴,一邊說“別瞎說,別瞎說”。在收到“無字書”很長一段時間里,她都不愿意相信自己的愛人已經犧牲了,仍不停地多方打探消息,癡癡地等待他歸來。

                1937年9月,李志強帶著一絲希望,給延安八路軍總部去了一封信,詢問丈夫的情況。20天后,她收到八路軍彭德懷副總指揮的親筆回信:“毅安同志為革命奔走。素著功績,不幸在1930年已陣亡……”噩耗傳來,李志強淚流滿面、泣不成聲。1951年,在毛澤東親筆簽發的首批革命烈士家屬光榮紀念證中,陳毅安的證書為第九號,由此他也被稱作共和國第九烈士。

                陳毅安短暫的一生是忠于黨、忠于人民、忠于革命的一生,也是忠于愛情、鐵骨柔情的一生。這封無字家書就是對他革命精神的最好詮釋。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免费午夜无码片在线观看影院

                  <address id="h9d93"></address>

                        <form id="h9d93"><nobr id="h9d93"><progress id="h9d93"></progress></nobr></form>